th  剛醒,從一片紊亂的夢中醒了,記不得細節,但從濕透的衣服和枕頭、棉被,想來這是個很紊亂的夢. 

說是剛醒也是一小時前的事情了,賴在床上睜著眼看著窗外,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十分癡呆,身體維持不動,手往床頭櫃上摸索著手機,摸到了,拿下來看看時間,呆了幾秒,打開看看昨夜的簡訊,然後放下手機,開始陷入漫無目的的思緒.

 

我想起小時候住的地方,是日式的木造老平房,那時很羨慕可以住在大樓裡的同學,覺得自己家好老好舊,於是每次放學回家時,總會等那巷子沒人時,再推門走進去.現在想來當時的自己真是蠢的可以.

 

老家院子裡有棵櫻花樹,從院子裡長出來,向門外長去,到了春天,就會開滿粉色的花,看起來跟日本卡通裡面的櫻花不太像,但大家都告訴我那是櫻花,小學老師也說喜歡我家門口的櫻花,大家都喜歡,偶爾還會有電視劇的人來這取景.

 

其實是不太喜歡櫻花的,那麼的嬌弱,當窗外滴答聲響起,隔天上學時就會看到一地狂落的殘紅,幾片比較倔將的賴在櫻花樹上顯得更狼狽了,很邋遢,雖說不喜歡,每年還是期待著櫻花開.

 

上了大學後,在台中,開始想念桃園的老家,開始喜歡回家後坐在窗邊,享受座落在這市區中的安寧,一棵棵的樹隔絕了大路上的喧囂,吃著冰淇淋,香草的,不亦樂乎.

 

有一年櫻花沒開,奶奶就會說可能是養分不夠,要好好施肥,等明年就會開了,但後來奶奶還是沒去買肥料,粗心的我沒注意到奶奶那時已經老了,記憶中的她總是這麼堅強,堅強的讓人忘了她頭上的白髮和臉上的皺紋.

 

再一年,櫻花還是沒開,奶奶開始把柚子樹砍了,接下來砍了芭樂樹,再來是後院的桂花,最後是門口的櫻花,我問了為什麼,奶奶說心煩,從那以後大馬路的喧囂開始肆無忌憚的闖了進來,我也失去了在窗邊吃冰淇淋的愜意了.

 

回想到這邊忽然領悟了一件很簡單的道理,好多事情就是這樣不知不覺中失去,失去後才會發現:"欸,原來我曾擁有過!".很簡單的道理,但就像氧氣一樣平常又怎麼會意識到它的存在.

 

有次查理布朗不想去上課,賴在床上說生病了,"如果逃學一天對人生有甚麼影響呢?","應該沒甚麼影響吧!",隔天,查理心虛的上學去了,那天,老師沒提,同學沒提,課桌椅也都沒變,甚至沒人注意到查理裝病逃學了一天,查理看到這景象,心中大樂.

 

是阿,即使少了我們,世界仍不會停止轉動,世界也不會因為我頭上愁雲慘霧而拖慢一分鐘.記得大學時參加登山社,有時進入深山手機沒有訊號,心中就會著急,有人打給我怎麼辦吶?到了有訊號的地方急急忙忙的打開了手機,又會失落的發現根本沒人找我.連通簡訊也沒有.下山了之後,一切還是沒變,還是有個苦瓜臉的室友,並沒有因為我消失幾天他就變了張臉.

 

說到底我還是沒真的醒來,是阿,這陣子渾渾噩噩的,就像雨後的櫻花,狼狽且不像個人,勉強維持著人的形貌但已說不上是個人.那我去了哪呢?

 

想來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喜歡看悲劇,戲中的悲劇,偶爾鞠下幾滴同情淚,出了戲院後依舊說說笑笑,但若我的悲劇變成了真的,那不但讓人看不下去,還會伴隨著噓聲跟汽水瓶呢,所以我很習慣把悲劇的場次不給人看,把布幕給放下來,只是演給自己看,自己還是會想丟自己汽水瓶.

 

那都不要演.

 

其實人生是這樣的,就是不斷的修正,我該修正了,該施肥了,等布幕再拉起,等櫻花再開,請送我一盒香草冰淇淋,我要特大號的.

 

醒了.
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阿宅-重情重義的斯文流氓

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