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以前分享過一篇《季子掛劍》的文章,而昨晚突然又有些感觸,想與大家在分享一個智博很喜歡的故事,一個令人嚮往的故事聊齋中的《王六郎》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有一個姓許的人,家住淄川縣城北郊。捕魚為生。

每到晚上,他就帶著酒到河上,一邊喝一邊捕魚。

喝著喝著他就會灑酒在地,祝禱說:河中溺死的魂魄請來飲酒。

許某對這事習以為常。

而奇怪的是,其他的人捕魚,一無所獲,總是只有他一人捕了滿筐的魚。

 

 

一天傍晚,許某正在獨自喝著酒,有個少年前來,在他身邊走來走去。

許某便邀他"弟兄!何不一起來喝酒!",少年也不推辭,兩人就喝了起來。

這一整晚沒有捕到一條魚,許某感到頗為失望。

少年起身說:請讓我到下游為你趕魚。說完就飄然離去。

沒多久又回來,說:有一大群魚來了。果然聽到魚群吃餌的聲音。

許某把網拉起來,捕到好幾條大魚,都有一尺多長。

他非常高興,向少年致謝。

 

少年要離開時,他要送魚給少年,少年婉拒了,說:

我多次喝你的酒,這點小事哪能要你回報。你若不嫌棄,我以後還會常來幫你趕魚。

許某說:"我才與你喝了一晚上的酒,怎說已喝了多次呢?

如果你肯常來幫忙,我求之不得,但很慚愧的,我無法報答你的盛情。"

許某再問他的姓名,少年回答說:姓王,沒有名字,見面時你可喚我王六郎。

兩人就這樣告別了。

 

第二天,許某賣了魚,多買了些酒。

晚上到河邊時,王六郎已經先到,兩人便高興地大口喝起酒來。

喝了幾杯後,六郎就又替許某下河趕魚。」

 

就這樣兩人開心的過了半年。王六郎忽然對許某說:

"兄弟,自從與你相識以來,彼此情誼勝過至親,但分別的時間快到了..."六郎的聲音聽來十分悽涼悲苦。

許某吃驚地問他原因。他幾次想說而又說不出來,最後說:"像我們感情這麼好,說出來你不會太驚訝吧?現在我們要分別了,不妨坦白告訴你...我是鬼。我素來喜歡喝酒,喝醉了淹死在這河中,已好幾年了。之前你的魚獲,往往比其他人的多,都是我在暗中幫你趕魚,以此回報你用酒祭奠我。明天我業報已滿,會有人當我的替身,我將到別的地方投胎為人。我們相聚只有今夜了,所以不能不感到悲傷。"

 

許某剛聽到時很害怕;但兩人交情親密已久,回憶起兩人一起喝酒的點點滴滴...也就不再恐懼。

他便感到難過起來,於是斟滿一杯酒遞給六郎說:

"六郎,請喝了這杯酒,不要太傷心了。你我相識又馬上要分別,雖然很令人難過,但你的業報滿了,劫難也去了,這正是值得慶祝的事啊,應當歡喜反而悲傷,不合情理。"

 

於是兩人開懷對飲。許某問王六郎:你的替代者是誰?

王六郎回答說:"你可以在河岸上看看,明天中午的時候,有個女子過河時將被淹死,就是她會替代我。"

兩人直到村裡公雞報曉時,才流著眼淚互別了。

 

第二天,許某慎重地等在河邊,要看看這件怪事。

果然有個婦人抱著嬰兒過來,到了河邊就摔進水中。

嬰兒被拋到河岸上,舉手踢腳哭著。

那婦人在水中浮浮沉沉了幾次,忽然全身溼淋淋地爬上了岸,

坐在地上稍微喘息了一陣,抱著嬰兒就離去了。

當婦人溺水時,許某心中很是不忍,想要去救她;

轉念又想她是代替六郎的人,所以停下來沒出面救人。

等到婦人自行離開河中,他懷疑六郎的話不是真的。

到了晚上,他又到老地方去捕魚。

 

而六郎又來了,說:"如今我們又重聚了,且先暫時不說分別的事。"許某問他原因。

他說:"本來那女子是來代替我的;我可憐她抱的那個嬰兒,若她代替我一人,就會害了她與嬰兒兩條性命,所以我放棄這個機會了。不知何時再會有代替我的人。或許咱弟兄兩人的緣份未盡吧。"

許某感嘆說:"這樣的仁善之心,可以上達天帝。"

自此兩人又像之前一樣相聚飲酒。

 

 

數日後,六郎又來告別。許某懷疑他又有代替者。

六郎說:"不是的。之前我同情憐憫之心,果然上達天庭。現在授予我為招遠縣鄔鎮土地神,明日就要去上任了。假如你沒忘了我們之前的交情,可以來探望我,不要怕路途遙遠難行。"

許某祝賀他說:"你因人品正直而成為了神明,這是件大慰人心的事。但人與神相隔,就算我不怕路途遙遠難行,又要如何才能見到你呢?"

六郎說:"你就前去,不要煩惱。"再三囑咐了許某才離去。

 

 

許某回到家中,就想要整理行李東下招遠。

他的妻子笑他說:"這一去有數百里之遠,就算有那個地方,恐怕泥塑的土地神也不能跟你說話。"

許某不聽她的,終於抵達了招遠。跟當地人一打聽,果然有鄔鎮這個地方。

他到了鄔鎮,住在旅館裡,問旁人土地祠在甚麼地方。

店主驚訝地問:客人莫非姓許?許某說:是的。你怎麼知道?

店主又問:客人莫非從淄川來?許某說:是的。你怎麼知道?

店主並不回答,急忙走了出去。

不久,當地的男人們抱著孩子,女人們躲在門後偷看,人們紛紛來到,圍看許某,

好像一堵牆。許某更加驚訝。

 

眾人就告訴他說:數天前,夢見了神明說:淄川許姓朋友最近要來這裡,

你們可以幫助他一些旅費。因此在這等候已久了。

許某也感到訝異。就前往土地祠祝禱六郎說:

"自從跟弟兄你分別後,我睡夢中都想著這事,遠來此地實踐跟你的約定。又蒙你託夢告訴這裡的人,感激之情,銘記於心。很慚愧沒有豐厚的禮物,只有一杯酒;如果你不嫌棄,就像從前在河上對飲一樣吧。"

祝禱完畢,燒了紙錢。突然有一陣風自神座後吹起,旋轉了一陣才散去。

 

 

當夜,許某夢見六郎來了,見他服飾整齊鮮麗,與以往大是不同。

六郎謝說:"你遠道親臨來看望我,我既歡喜又感動得落淚。但現在擔任了小小的土地神之職,不便與你見面,我倆近在咫尺,如隔河山,心中甚是哀傷。本地居民送給你一些微薄禮物,聊以答謝你昔日與我之間的友情。

你要回去的時候,我必定會來送你。"

 

住了幾天,許某想要回去了,眾人殷切誠懇地想留住他,早晚都有人來邀請他,甚至一天就有好幾個人來。

許某堅決告辭,就要離去。眾人就拿著禮帖,抱著禮品,爭相來送給他,

不到一天的時間,禮物就裝滿了行李。

老人小孩都聚集起來,為許某餞行,送他出村。

忽然刮起一陣旋風,跟著許某行走了十餘里。

許某再次拜說:"六郎保重,不勞煩你遠送了。你有仁愛之心,必定能造福一方百姓,不需老友叮囑了。"

旋風徘徊許久才散去。村民也感嘆著回去了。

許某回去後,家境稍微寬裕了些,就不再捕魚了。

之後他見到招遠來的人,向他們打聽土地神的事情,都說十分靈驗,有求必應。

有人說故事發生在章丘縣的石坑莊。不知哪個才是對的。

 

 

蒲松齡說:王六郎高升為土地之神,不忘貧賤百姓,這正是他成神仙的原因。

現在坐在車中,那些地位高貴的大人物,還認識貧賤時結交的朋友嗎?

我鄉下老家有個當不上官的人,家境十分貧寒。

他幼時的一個朋友做了個肥缺的官,心想去投奔一定會得到周濟照顧。

於是竭盡全力打扮一番,千里迢迢去投奔,結果令他大失所望。

錢花完了,又把馬賣掉買頭毛驢才勉強回家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我小時候因為媽媽的關係很喜歡翻聊齋出來看,但這篇小時候看不懂,但長大後如今在看這篇竟然眼淚都掉了下來,許某跟六郎見了面也沒什麼防備心,兩人看對眼就是大口喝酒做個好兄弟,這就是【豪氣】,而六郎也沒白喝許某的酒,替許某趕魚來回報他,這就是【義氣】,六郎沒有因為想早點投胎就讓那婦人溺水,這就是【正氣】,而六郎一句話約定,許某就不辭千里的前往赴約,不管妻子與眾人怎麼嘲笑,這...就是【重諾】...

 

如今的男兒...越來越少人少有這四個特點...甚至對失信一事不以為意,失信很簡單,一句對不起就能了事,但對於把你的約定看重的朋友,五年十年後,當夜深人靜時,你想起來會不會背脊發涼地從床上驚醒?
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阿宅-重情重義的斯文流氓

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