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他是一名工程師,努力賺錢讓她在家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沒想到,在長期缺席婚姻生活的情況下,她卻有了另一個陪伴。

每每跟對方偷情完,轉頭又會找他求歡。她愛的究竟是誰?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業務視角陳述

-

故事分享

他接到消息後,在家門口盯著手機佇立了一會兒。

 

進門後,便將外面世界的一切阻隔在外。他見她跑來自己身邊,甜笑著勾著他的手,「老公,歡迎回家」她對他講話永遠是這樣,甜甜糯糯的,彷彿語尾都加了愛心符號。他寵溺地摸摸她的頭,知道今晚她會求歡。

-

他們的初識是在一場關於數位串流及網紅營銷的商務課程,當時他已就業十餘年,而她還只是剛進社會的旅遊界小菜鳥,無意間就坐在了一起。她年紀輕,很活潑,長得也可愛,對話總是在笑,而他就是大家所說的直男,人生一路走來沒特別有女人緣,雖然不至於沒有交過女友。

 

在一整個下午的課程結束後,他們非但沒有斷聯,反而交換了聯絡方式,在長時間的聊天中漸漸地對彼此生出了好感。那時她還有男友,但為了他也果斷分手。雖然她從未提過這段往事,不過他曾經偷偷看了她所有頁面,觀察出端倪。她為了他做出這種選擇,讓他有些自豪,更加增添了疼愛她的決心。

 

由於彼此各自有工作,一個須配合廠商各地跑、一個須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寫程式,聚少離多的日子讓他們非常珍惜所有約會的時光,感情不減反增,直到高壓工作讓他身體爆出警訊,醫生建議必須動手術修養那天。他本來不想讓她知道這件事,畢竟她太柔軟,連他不小心將手割出一個小破口,都能讓她生氣又落淚。

 

最後不擅說謊的他想編個理由,卻又不小心說溜嘴,她果然就氣鼓鼓地請了好多天假,陪他動手術,守在病床、守著他。「我說你,怎麼可以想瞞著我!想到你如果自己在這,我就很難過!」說著,她的眼淚又噗嗽噗嗽地落下。「知道了,拜託原諒我好嗎?老婆大人。」他趕忙求饒,但從那一刻起,他便認定了她的真心,也決定了自己要娶她回家。

-

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去年春天,但那時承辦業務不是我,且他並沒有委託。直到今天初夏,他又出現了,我心裡滿為他掬一把同情淚。看來即使過了一年,老婆的外遇問題依然沒有解決。

 

婚後他因為累積了十多年資歷,隨著主管調派,自己也升遷,變得更加忙碌。可他仍心疼她做導遊東奔西跑的,時常睡不飽,便希望她辭了工作,在家舒舒服服地別煩惱,家裡的開銷他處理,她想買東西就刷他卡。她開心地應和了他的期待,在家做自營媒體,靠著做小導遊時期吸引的粉絲,當起網紅小模,偶爾接接業配、拍拍廣告。

 

看似沒什麼問題的婚姻生活,可是要當工程師的另一半,誰知有多麼折磨。他長時間不在家,每天平均工時都超過十小,幾乎可說是拿肝換錢,而她面對總是冷清的房子和那個常常只有睡覺時間才能見到的老公,開始感到寂寞。

 

第一次發現妻子有異時,是因為有次幫她做手機備份,意外發現他上班的時間,她特別常出現在某處社區住宅,而他從未聽她提起過,也從中找出了一些未處理乾淨的訊息。當他向她攤牌的那一天,他和她的世界是一起崩塌的。

-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老公,我真的太寂寞了,原諒我。」她抓著他的手,哭到發抖,就像是害怕下一秒鐘,他就會鬆開她的手。那一夜,他抱著她一起哭了。

 

她承諾自己會跟對方斷了聯繫,會用餘生好好愛他、補償他。她真的愛他,愛到無可自拔,只是寂寞惹的禍,而他便說服了自己,人生在世,孰能無過,他們的愛足夠克服一切難關。

 

「結果,她還是沒跟他斷掉是嗎?」聽完我的發問,他嘴角勾起,一絲嘲諷的笑意浮現在臉,但又有些遲疑及不篤定。來我們這的人都會有這種情形,即使已有九成的把握,還是會想說服自己相信那一成的誤會。不到黃河心不死、不撞南牆不回頭,司空見慣,也就見怪不怪。

 

「我想請你們幫我做行蹤調查。」他這句話倒是說得挺篤定。雖然來我們這裡的委託人通常會說「蒐集外遇證據」,不過外遇這個詞,或許對他來說還是太艱難。

-

其實這案子的蒐證並不難做,他去上班的時段處處是證據。算下來,一個禮拜她和小王大概會見五天左右,頻率非常高,行程也非常豐富。小王在設計產業工作,還另外投資了幾家店做股東並開著豪車,看得出來家境優渥,但工作技能倒是不怎麼樣,我曾扮成客戶找他做了一次設計,成果有點難以言喻。總之他滿閒的,沒什麼客人,所以能天天帶著她四處玩。

 

他們的足跡遍布,整個北部都是他們的約會地。各大餐廳、各大商場,偶爾再去打打高爾夫球,說真的有點羨慕。更厲害的是,她甚至大膽上傳他們的合照到IG,混在其他照片中。

 

而他在看到蒐證照片前,卻始終不肯面對這個事實,還質疑我在騙他,令人哭笑不得,不就是你自己已經知道了,才找我們來蒐證的嗎?直到照片到手,他才再度崩潰。「妳說這餐廳的裝潢是不是跟我一樣綠?」我看著那張蒐證照片上綠意盎然的餐廳,不小心笑了出來,沒想到他自嘲起來還有點幽默。

-

她依舊是個可愛的女人,身材嬌小、皮膚白皙,約會時各種甜膩,看來相當得寵。她總是勾著小王的手臂貼著他,三不五時踮起腳尖隔著口罩親吻他,而吃飯時,小王會一口一口餵她。…..OK大型投餵現場,同為女性,我認為她是水蜜桃姊姊等級(崇高讚美)。

 

而她還有個奇特的「洗精子」行為,每當我匯報白天她有出門偷情後,晚上委託人下班返家,她都會求歡,或許是怕哪天懷孕了,受精時間對不上。也因此,委託人開始戴起保險套。

 

「人家射的是精子,我射的是綠油精」…..有點煩,他真的有點幽默。

-

蒐證結束後,我不知道他有什麼打算,原以為他沒有離婚的打算,可他卻打算進行抓姦。他說他曾故作無事地向她說自己最討厭女生不忠,如果被他發現就離婚,她還撒嬌說她才不會這樣。面不改色地說謊,怎麼對得起他的痛苦。

 

鑒於他希望盡快安排,以她們高頻的出遊,抓姦日期自然也很好定。只是因為小王住在社區住宅,附近也無空戶,所以抓姦現場只能改在她們常去約會的商場。當日也不負眾望,她和小王手勾手出場,這時他都還沉得住氣,然而,直到他看見小王跟她又在大庭廣眾下來了個口罩親親後,直接化身脫韁野馬衝了出去。

 

「你知道你搶了人家老婆嗎?你知道她是我老婆嗎?」憤怒和咆嘯在廣場中漫延,吸引了不少目光,我真的要昏去,只能趕快叫調查員拉好他,別讓他氣極揮拳。但小王對他的出現倒像是豪不在意,屌而啷噹地一言不發,就直勾勾看著他;而她則在一旁摀著臉,不說話、不解釋,什麼也不做,就是哭。

 

看著這一幕荒唐,我想了想我們前陣子的調查,結果顯示,她跟這男的在一起估計也有兩年以上,他們三人行重疊的時間算滿長,小王也不像不知情。在第一次出軌被抓包後還是不斷聯,究竟是為了愛,還是為了好處?白天的情人和晚上的愛人,真的有人能這樣完美平分愛的份量嗎?

 

「離婚的話,我把車子和那張能夠支應生活的信用卡留給她。」那天抓姦的最後,他自己轉身走了,將她和小王留在現場,而我們自然也就跟著委託人離開,回程的路上,他向我提到。

 

「你以後若要再交女友或老婆,你覺得她們能接受嗎?」這男人可能是佛祖再世,基於道義,我想我可能必須先勸他別做功德。

-

結案之後,我好奇上網查了查工程師的女友,發現大家面臨的問題好像都差不多。「工程師的另一半必須獨立自主」、「工程師的女友要清楚了解並接受自己有伴的時間很少」,當工程師的另一半似乎真的挺累人。畢竟多數女人都還是希望自己能有所依靠,不是指經濟上的,而是情感上的。

 

他每天平均工時超過十小再加上跨縣市通勤,大概有十三小時花在工作,一天二十四小時扣掉工時再扣掉八小時睡眠時間,最後只剩三小時給她。這樣掰指算算,也難怪台灣一堆工程師交不到女友了。

 

故事的最後,他和她順利離婚了,根據協議,他直接給了她一筆錢當作贍養費,而廢棄了他最一開始跟我提議的每月信用卡支付。

 

用一筆錢,付清歲月、買斷情義也不錯。

「我以後要當渣男。」

不確定他這句話究竟是認真還是賭氣,不過這世界又傷多了一個被傷透的靈魂。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