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他們從遊戲開始戀愛,她帶著前夫的孩子嫁給了他。

但是面對夫家的不友善和丈夫的忙碌及迴避,他們仍是走向了不可逆的結局。

婚姻中,從來不是你出錢、我出力,這麼簡單就能夠和諧。愛才是維持整個家的核心。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業務視角陳述

-

故事分享

他曾為她不顧一切,捧上滿滿的真心和疼惜。

 

愛是一門艱難的學問,當它從喜歡昇華,則牽涉的層面就廣了。

它關乎兩個家庭、兩段人生、兩種性格,必須能夠擰成一綑,作為一束。

 

他和她在網路遊戲上認識,因為遊戲需要練功、加公會,定期還有攻城、守城的活動,因此公會裡氣氛總是很熱絡。他早就知道她了,但直到某次組隊,他們才真正有交集。

 

隨著日夜更迭,他們感情也逐漸升溫,最後從網路上的「神仙眷侶」進展到現實。她是一名單親媽媽,育有一個女兒,但因不堪前夫家暴,婚姻慘澹收尾。而他,幾乎沒什麼戀愛經驗,原本玩遊戲只想圖個開心,沒想到卻是動了心。

 

「初見她那時,天氣很好。她穿著一席鵝黃色洋裝,笑著向我招手。」他原本擔心她不會赴約,但見了面後,他知道自己只想要她,因她是如此美好,即使那一天他搭最早的車北上,睏得要命,但那一場約會,令他感到幸福。

 

然而,論及婚嫁後,女方單親媽媽的身分卻引來他親戚間的非議。他爸爸要他們定居南部,但她卻承受不了過多的目光和流言,堅決要留在北部,要離自己的娘家近一些。而他想到她在上一段婚姻中受到的對待,為了不再讓她受傷,便也拒絕了父母的要求,順著她的心。

-

今天天氣滿好,中午艷陽高照,還好辦公室的冷氣透心涼,不然我估計是要中暑了。正當我滿懷欣喜要打開便當時,突然一陣門鈴響。

 

他直挺挺地站在門口,面上沒有透露出任何情緒。「我看了很多文章,可是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做。」他並未打電話預約,他是直接跑來的。

 

「她外遇了。」妻子向他提了離婚,從前的蛛絲馬跡串連一起,讓他更加惶恐,即使夫妻感情不睦並分房睡多年,但他仍不想要離婚這個結果。他趁著妻子藉口出門散心之時,請朋友跟著她,然後發現她見了一個男人,相當親密。

 

他上網查了很多文章,關於感情挽回、關於不想離婚、關於重修舊好,甚至離婚手續、外遇抓姦等等,但他毫無頭緒,整個人像孩子般無助,最後開了快一小時的車,找上我們徵信社。

 

為什麼那樣的開頭,會演變成這種結尾?他不知道。他想著要賺錢養家,他更加努力工作,他買了棟房,讓一家五口能夠安身,除了她與前夫生的女兒外,他們亦生了兩個愛的結晶,一切看似美滿。可是他太忙了,真的太忙。

 

他升官後,他和她一天講不到句話,她的每一個要求都不夠體諒。他身兼兩份工,賺錢養家,她下班帶個孩子又累多少?家中所有開銷都來自他的薪水而不動她分毫,哪有虧欠可言?那天,兩人再度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起了糾紛,氣急之下互相動了手。他們懷著各自的憤怒,撕裂了彼此的心。

 

自那之後,她開始睡在客廳沙發,兩人更加寡言。她重新玩起了線上手遊,並沉迷不已,但他不以為意,只要不再找他麻煩,就是幫了大忙。

 

「可是你不想離婚?」我很好奇,都到了如此狀態,離與不離似乎沒有太大差異。他搖搖頭,說十幾年的感情,他心裡還是愛著她的。

 

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平衡家庭與工作、如何處理糾紛與矛盾,他習慣逃避所有複雜的關係,將思緒簡化,把自己擱置在最安穩之處,卻未曾想到這一切卻總要有人擔,她扛下了所有。她細數他家庭對她的不友善、她的疲憊及他的漠視,種種都令他難以承受。

 

最後,她偷偷愛上了在虛擬世界裡給了她溫暖的人,一如他們當初相愛。

 

為了調查出小王究竟是誰,我一樣請調查員進行行蹤調查,但其實也不難查,因為她「出門散心」的頻率真的太高,而且永遠都去同一個地方散心。她每每開車到中部,將車停在停車場後,再由小王騎車來載她。甚至有一次,他們凌晨驅車前往屏東,回小王的家鄉見父母,開的還是委託人送她的車。

 

牽手、親吻等親密照自是不少,我將它們全數完好地交到委託人手上。雖然他做了很多心理準備,但我還是發現了他看見照片時的崩潰情緒,那個當下不知道該跟他說些什麼,只能靜靜地坐在那等著。「我想請你們幫忙抓姦。」也沒等多久,他便說出了這句話。

 

就像之前說的,我從來不建議沒有離婚意圖的客戶去抓姦,因為抓姦場面真的太難看,非常挑戰人的羞恥和自尊心,而那些向來不該被挑戰。但他卻心意堅定,認為既然妻子無論如何都想離婚,或可用這個手段讓她心生愧疚,回到她身邊,不然至少也保障他自己。說實在的,前者的機率微乎其微,但後面那保障層面仍是有的。只是連我也沒想到,見過了許多嗜血難堪的抓姦場面,這次卻出人意料。

 

當天,我們一大早就出門下中部,等個個多小時,卻遲遲等不到妻子和小王出現,結果他等不及,硬是衝上樓按下門鈴,當面小王對質。不過小王倒是相當冷靜平和,邀請我們進家裡坐,直到他妻子來到客廳暴跳如雷。

 

「你憑什麼找人跟我?我跟他只是朋友,我們的事你可以不要拉別人下水嗎?」氣焰囂張,令人嘆為觀止,沒過多久,我和調查員也就被趕出去,留委託人在裡邊,據說被叮得滿頭包。

 

「那女的是怎樣啊?」調查員一頭霧水地向我發問。

「你問我,我問誰啊!」我也只能沒好氣地白他一眼。

誰會知道這種反客為主的狀況是怎麼發生的?而且我們委託人真的就一副吃虧樣子,坐在裡面等她開罵,有點可憐又有點荒唐。

 

她沒有承認自己出軌,而他亦沒有拿出那張照片逼她承認。

 

回到家後,我回想起她那時崩潰趕我們出去前說,他曾經和別人曖昧過、他的家人多不待見她,而他又看輕了多少次她的求助。當兩個人在一起卻更加寂寞時,便難耐溫情,這些雖然都不是外遇的理由,但現在才要來守住這段婚姻真的太遲了。

 

他是不想離婚的,我能很深刻地感受到他對她的愛情。光是在最難堪的時候,他都為了顧全她的體面,而不願拿出我們提供給他的外遇照片便可引以為證,只是這些困獸之鬥做得太晚。

 

男人的曖昧,或許只是一時新鮮;而女人的動情,卻是無法回天。

 

在整件事情曝光以前,她提出離婚前的那個七夕,他送了她一條金項鍊,還做了一支回顧影片,告訴她,他欠了她一場求婚,會再補給她。而她抱著他哭得好傷心,口中嗚咽說著「沒辦法了、來不及了」。只可惜他那時還不懂,她的懺悔。

 

在她走錯之前,他沒有抱住她。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