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愛是一門艱深的功課,很多人耗盡一生,都修不完這堂課。

他雖非家財萬貫,好歹讓她衣食無缺。

但她卻挪用公款,最後戴他綠帽。

他想拿回公司的股份,而她只想保護小王。最後,婚姻告終。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業務視角陳述

-

這社會大多婚內出軌的原因是男人禁不起誘惑,女人耐不住寂寞。一個在意感官刺激和生理需求,另一個著重在精神滿足、心靈撫慰。因此女人外遇,很少回頭。

 

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她變成了這樣。他沉默地看著帳目表,這幾個月以來,足足少了兩三百萬,而店裡唯一管帳的只有一個人—他的老婆。那個為他生了一個兒子,曾與他互誓一世忠誠的那個女人。

 

結婚十年來,他自認自己沒有虧待她。他家是開材料行的,算是家族企業,雖然不是什麼大型公司,但也是養活了一家子,衣食無缺。她是個漂亮的女人,從見到她第一眼他就這樣認為了,她有點嬌氣,不過心眼不壞。

 

他盡力滿足她的所有需要,結婚以來,甚至把公司的少許股份讓渡給她,她不願當家庭主婦,因此也幫她安插了工作,讓她在公司管管帳務。然而,挪用公款這種事,他沒想到她竟然做的出來。為怕其他家人發現,他自己將金額補齊,免得叫貨時貨款付不出,東窗事發。

 

他不清楚那些錢花去了哪裡,直到聽人家說她身上揹的包包、穿戴的飾品都價格不斐後,才終於明白。那天,他發了一場脾氣,痛罵她拜金、丟人現眼,而她只是一直哭著道歉,答應之後不會再犯。但她也不用再回去上班了,他決定讓她留在家裡,給固定生活費就好。

-

「然後呢?」委託人講故事的步調有點慢,這對急性子的我來說實在痛苦難忍,他看著我,有些欲言又止。「結果她行蹤開始神秘了起來,我常常見不著她人,問她卻都推說回娘家。」

 

然而某一次她自稱回娘家,他卻接到老婆娘家的電話表示,這一陣子都連絡不到她,訊息也愛回不回,是在搞什麼?

-

是在搞什麼?他比他們更想知道,這也是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。這次的委託不外乎也是外遇調查,藉由跟蹤他老婆掌握行蹤,了解她動不動就消失一兩天都在做些什麼。

 

果不其然,男人跟女人的直覺都是差不多的,她真的外遇了。那些說是回娘家的時刻,都是進飯店的門,勾著別人的手吃飯曬恩愛,好似她並未嫁做人婦,而世界就只有他們二人一樣。

 

他盯著我們回報的照片,看見她和別人陷入熱戀,笑靨如花,瞬間有一絲恍惚,就像看見從前的他跟她一般。

-

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發展?因為他工作太忙?可是他都有拿錢回家,他讓整個家衣食無缺。她為了虛榮心挪用公款,也是他為她吞下這一切。他讓她別再出門上班、讓她安分守己在家,難道有錯?然後他開始感到憤怒異常,他遇上了一個蛇蠍心腸的壞女人,卻這麼多年才發現。

 

我看著他一下恍神,一下臉色又青青紫紫,滿擔心他這麼狂暴的心理活動身體能不能負荷。當我詢問他要不要抓姦時,他毫不猶豫一口答應。一旦走上抓姦這條路,通常只能談判離婚,無法修復感情和婚姻。我向委託人再三確認,但他早已打定主意,既然如此我也沒什麼好再說。

-

以四十幾歲的年紀來說,他老婆真的保養不錯,比較屬於美艷型,而委託人目測大概五十出頭,小王的年紀則是跟他老婆差不多。這次抓姦行動我安排了幾個調查員跟著,他們倒是完全沒有警戒心,即使我們離再近,他們還是沉浸在兩人世界中完全沒發現,快樂的在飯店進行check in,他老婆可能覺得謊言天衣無縫,卻不知道被蒙在鼓裡的反而是她自己。

 

因為真的離很近,我們甚至輕易地就聽見他們的房號,並順利入住鄰近他們的房間。抓姦是個需要掌握時機的行動,但那個時機很難言說,總之就是靠我們的經驗和判斷。當時機到了,我就帶著委託人和調查員前往敲門,但他們一開始完全不應門,估計是正在忙,所以我們就繼續敲,最後,敲到警察都來了,門才終於打開。

-

有了警察在場,更加順理成章的取得證據。委託人要求當面對質,他老婆顯得十分慌張。她聲淚俱下地求著她老公,不要牽連小王、不要告他,其餘的條件她都答應。我在現場看著委託人的眼神忽明忽滅,一閃一閃地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不過這情況是真的滿傷人的,在這種情況,她捍衛的並不是他們的婚姻,而是認識及相處時間均不如他的小王。

 

她向他不斷地道著歉,像是直接化做橫擋在小王面前的盾牌,卻讓自己老公承受槍林彈雨。她說她是真的情不自禁,很寂寞。她一直期望他的關注,她是真的曾經很愛很愛他,只是愛得很累了。是小王陪著她,給了他真正想要的一切,她不願意因為自己傷害到他。

 

當親眼見證的暴怒過後,委託人已經沒有什麼情緒,眼前的她,他是完全不認識的。相愛過的人,一旦不愛了,似乎瞬間就變得陌生。他說他不為別的,只有一個條件,把他家的股份還回來,他可以乾脆放手不追究。

 

最後,她把股份還了回去,兩人離了婚,她真的就跟著小王走了。留下了孩子和前夫。

-

多數女人都是為愛而生,但外遇絕對是嚴重的道德瑕疵。我想著那天的場景和她說的話。婚姻是一道關卡,在此之前,我都認為委託人幫她還了兩三百萬的公款絕對是好老公,當然,我覺得愛她的心是絕對不假。但或許,她要的從來只是關心,而她的虛榮只是來自她的寂寞。可他還的起她盜走的錢,卻給不起她要的陪伴。

 

小王條件並不比我的委託人,甚至經濟落差有一大截,可對她來說,卻是她的綠洲和暖陽。這是真愛嗎?不見得。女人的愛是加法,而男人的愛是減法。她愛得太快,遲早也會愛得太深,卻不知她有沒有辦法確認對方的愛意終生不減。當初他們結婚時,我相信委託人也曾經跟他一樣,是那樣熱烈。

-

即使不忠的人,永遠值得撻伐。

但婚姻的失敗,也從來不是一人的責任。

 

故事落幕,依然沒有人能弄懂愛是什麼。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