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ont view man holding family paper

婚姻是否真是愛情的墳墓?

原本她很期待成為某人的妻子、為人母,她以為婚姻是美夢成真,

以為往後的日子將被幸福壟罩,快樂一生。

然而王子公主的故事,卻不是結了婚就結束,

童話故事是夢幻的,但現實是殘酷的。

為了自由,為了找回自己,她什麼都不要。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業務視角陳述

-

故事分享

快過年了,辦公室迎來大掃除!雖然我們徵信社的業務根本沒有什麼休假可言,電話一來還是要接,有案子依舊要跑,不過一想到過年這檔事,心情還是滿不錯的!

 

『哇,姊妳心情不錯嘛!還哼歌?』一回頭,就看見阿葉這小子不知為何進了公司。他是公司裡年輕的調查員,年紀只比我小幾歲,但整天嘻皮笑臉的像個高中生,好像天底下就沒有煩心事。

「你今天怎麼會進公司?」我翻了翻白眼,沒好氣道。無事不登三寶殿,我們家調查員基本上不用進公司,除非有特別的事。『這還不是上次幫山哥跑那個案子,有些東西要交給他~』原來是被召喚,那就先放過這個小屁孩!

 

這時電話響起,我順手接了起來,電話中傳來一名男性的聲音:『您好,我想做外遇調查,請幫我調查我老婆。』就先稱呼他為A先生好了。

 

A先生今年三十二歲,是一名網路工程師,家境還算小康,妻子原本是全職太太,兩人育有一子,在一起已逾七年,然而這幾年,妻子卻開始不顧家,吵著要出門上班,甚至整天出門練習鋼管。前陣子,他還在家中車子的行車紀錄器中,聽見妻子和閨蜜聊天,講到自己之前跟來台灣分公司出差的法國工程師發展出戀愛關係。

 

直到現在即將過年,原本兩人按照往年的計畫,應該是一起回婆家過年,然後再找時間回她南部的娘家,但她卻一反常態,突然說自己大年初二要去台南出差一週,等於她這個過年只在家裡待到初一。

 

大年初二出差?正常公司行號在過年期間有這個安排不太尋常,何況他妻子是個器械工程師,也不是去國外那種沒有農曆新年的公司出差,而是在台灣本地,但要說真的沒這個可能,他卻也不敢肯定。所以這通電話,他想請我們跟著他的妻子7天,看看她所謂的出差,是不是像他所想的其實是在「爬牆」。

 

看來過年的工作立刻上門了!掛上電話後,我看了看眼前正背對我跟山哥繼續嘻皮笑臉的阿葉,不只過年的工作上門,連可以協助我執行工作的調查員都上門了呢!我笑了笑盯著他,他好似感覺到芒刺在背,倏地回頭,『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。』他終於收斂他的笑容了,反而我笑得更開心了。

 

收了A先生妻子的個人資料後,我開始著手調查,期間我找到了他妻子的Instagram帳號,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我先來看看這次的被查是什麼樣的女性,更好擬訂對策,雖然這只是我的個人習慣。

 

她的IG是公開的,所以這節省了我很多力氣,翻了翻她近期的發文,就跟A先生講的一樣,她熱愛鋼管,一個九宮格裡,大概有七篇都是鋼管練習文,剩下兩篇通常是她四歲的兒子和1隻奶油色的臘腸犬。貼文的數量不多,是從婚後開始經營的帳號,所以一下就看完了,我大概也了解他們的婚姻狀況了。

 

據A先生說,他和妻子是大學認識的,當時就是因為她養的那隻臘腸犬結緣,兩人在一起的相處一直都和諧快樂,由於他比她年長兩歲,較早出社會,所以等到妻子大學畢業後一至二年他才求婚。他們一直以來都非常順遂,只是當妻子開始接觸鋼管又出門上班後,他覺得她已經變了,甚至她還過分到數次提出離婚。

 

當大家歡樂過年的時候,就是我們出動的時候,苦主阿葉也是已經蓄勢待發。到初二的時候,他妻子果真開車南下,並投宿於台南的一家飯店。我們在飯店門口守著,毫無動靜,而她卻跟A先生表示,她正在某家電廠上課,所以無法和他通電話。

 

『她真的在上課嗎?我覺得背景音很安靜,照理來說,電廠不可能一點機械運作的聲音都沒有,而且她也都沒有跟她娘家人聯絡。』帶著萬分的狐疑,A先生立刻打電話問我。

 

這是上哪門子課?南下上視訊課程?她人根本沒有出過飯店一步,我們可都守著呢!我一直在想,她是一個人投宿嗎?還是說有人在飯店內跟她碰頭?這種情況也不少見,總之,我們有七天的時間,會見真章的。終於,她步出了飯店,然後去了鋼管教室。

 

鋼管教室?她來台南的行程竟然又是鋼管教室!或許結束後有別的約會吧!就繼續等著、跟著,等呀等的,幾個小時過去了,她出來之後,我正想著能有什麼收穫,結果她就自己去餐館吃了飯,然後自己回飯店去了。

 

『姊,好像滿Peace的耶!』阿葉又笑呵呵地對我說,大年初二我還跟你大眼瞪小眼,被查Peace,我可不Peace,而且這小子烙什麼英文。第一天沒有什麼特別的斬獲,反正還有剩下六天,如果真的有什麼,遲早會發現的。

 

不過我多慮了,剩下的六天千篇一律,她出門都是去鋼管教室,甚至還有發IG,其中一天,台南那家的鋼管教室沒開,她極致到跑去嘉義的鋼管教室上課。這幾天她吃了三商巧福、石二鍋、吉野家,整個過年自由奔放,但主要是沒有任何男人的身影出現,根本沒有發現什麼外遇對象。

 

A先生的妻子外型滿辣的,重回職場一樣是當工程師,說起來可能也不比A先生遜色多少。不知道那個法國工程師到底是真實存在,還是A先生搞錯,但無論如何,這趟旅程的確就是他妻子對於興趣的一種熱愛和追求罷了。

 

當我和阿葉悻悻然地結束這次行動,也將結果全程回報給A先生,本以為沒有外遇還算是美好結局,不過A先生卻仍舊憤怒異常,表示自己同意她離婚的決定,等見到她,就會正式向她提出離婚。

 

原來,在那一個禮拜裡,他兒子得了嚴重的蕁麻疹,但他妻子卻還是照常每天去鋼管教室,也沒多少關心。終於讓他相信,她想離婚,以及她那一句「除了狗之外,我什麼都不要。」而不要的事物,包含IG上那個她看似用心教育的兒子。

 

也許法國男人並非空穴來風,他們目前異國相戀,都靠訊息傳遞愛意,所以她只想要淨身出戶,擺脫這一切奔向他;也可能是太過年輕就步入婚姻,不愛小孩的她卻成了日夜圍繞著家庭轉的全職媽媽,又沒有神隊友幫忙,把太多眼淚都往肚裡吞,匯聚成一片汪洋。

 

在那個只能做家事、準備三餐、帶娃、收拾老公臭襪子,又或者在婆家各種伺候公婆、低聲下氣的日子通通過去後,她終於踏出門找到熱愛、重新嘗到自由的甜頭,她決心放掉所有過往,成為經濟獨立的新女性。IG上,她曾PO了「八二年生的金智英」,說看的過程沒有什麼情緒,卻在電影結束後痛哭一場。

 

然而不管怎麼說,真正想要離婚的原因,或許只有她本人知道。A先生看見的是她的無情與負心,卻未曾在過往真正接住她的疲憊和呼救。愛是會消失的嗎?愛是會消失的。對A先生和她來說都是。

 

『這真的是最好的決定嗎?為什麼兩個相愛的人結婚卻是這種收場?』阿葉聽見A先生的決定,收起了笑臉問我。

 

他太年輕就看過了太多背叛的散場劇碼,也不知道該不該跟他說句「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.」不過我也沒結過婚,對婚姻並沒有抱太大的期待,可能美好的愛情故事還是存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。

 

「或許是因為他問了她一天晚餐想吃什麼,她答了一天她晚餐想吃雞排,可最後他卻帶她去吃了火鍋吧。」當生活無法體現愛意,婚姻就是一場人間煉獄。

 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