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從前的誓言,變成今日的笑話。

我原以為妳是最後那一個,但到頭來我在不知不覺間出局。

為什麼戀愛會變成一場戰爭,而為什麼我竟是那個輸家?

妳的早安晚安,終究是給了另一個人。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當事人視角陳述

-

故事分享

「我陪妳苦,妳由我鬧。我們約定好了喔!

以後一起打拼,一起胡鬧到老。」

 

那年,我失戀一陣子,聽朋友建議去下載交友軟體,本來也只是帶著轉移注意力的心態,在上面跟人隨便瞎聊,沒抱什麼期待。

 

「嗨,美人魚小姐」那是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,最俗的那種開場白,不過我當下笑了。自那以後,我們開始聊天,發現了彼此越來越多共同的興趣愛好,聊天頻率也越來越高,漸漸地,習慣了將手機視窗都停在她。

 

一個人把每天的早安、晚安給誰,心就在誰那,沒什麼例外。

 

我們確認關係之後沒多久便開始同居,但生活卻沒有想像中輕鬆。從小家裡不愁吃穿,而我是獨生女,自然是受到加倍疼愛;而她嚴格來說是苦大的,連就學都是半工半讀,因此相當節儉。

 

那天,我搬了一台新的電風扇去她家,因為她租屋處原本那台太過老舊,正式壽終正寢,她捨不得換新,但我更捨不得她。

『老婆,對不起,讓妳跟我一起苦』

「妳聽過糟糠之妻不下堂嗎?妳要對我好喔!」

她點頭應了,而我開心笑了。

-

天不從人願,疫情開始之後,她名列被裁員的名單。看著她失魂落魄,我靠著身邊的人脈四處詢問,後來姑姑說,她任職的科技公司有徵才,可以安排。

 

她開始上班後,非常努力。生活也逐漸好轉,我終究是陪她苦過來了,她總是加班,比誰都認真賺錢,她說捨不得讓我在風吹雨淋,要買輛車,以後去哪約會都好過。直到目標達成的那天,我們自己在家開了場慶功宴,又哭又笑。我們又往前邁進了一步,但那也是我對彼此快樂的最後一段記憶。

 

『今天要加班。』

『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?』

『我很忙,沒空一直回訊息。』

她越來越忙,越來越難見人影,回話也越來越簡短不耐煩,甚至常常一個不順心就發脾氣。有幾次夜裡,她手機響起,她沒有讀,將手機面朝下之後,看了我一眼繼續睡覺。

 

她手機密碼改了。

我知道這不對勁,但一直安慰自己別想太多。

 

『老婆,今天也想要妳抱我睡覺。』

直到某天,我終於瞥見那則剛傳來的訊息。我假裝看著電視,沒透漏半絲情緒,接著她讀完訊息,輸入了幾句話,對我說公司有事就要出門。

 

「可是妳不在我睡不好,妳晚點會回來嗎?」

『不一定,可能會忙整晚。』她猶豫了一下,才看向我回了這句話。

我留不住她,我知道這場戰役我輸了。

-

後來我向她攤牌,換來的卻只是她向我道歉,希望彼此做朋友就好。

 

每天下班,任由黑暗肆虐也不想開燈,眼淚總是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就流了出來。其實我從來不相信怪力亂神,只相信愛恨由人,但我控制不了自己,這樣的未來我始料未及,若是再拚一拚呢?

 

或許她沒想清楚、或許她還愛我,只是她正貪戀一時的新鮮。我不甘心,我試了塔羅牌算命、買了讓人回心轉意的水晶手鍊、去廟裡拜了月老,可是一點起色都沒有。

 

『妳這樣有意義嗎?』朋友看不下去,對我動了氣。

「大道理聽了很多,可是說真的,」

「人活到這年紀,誰還不懂那些。都知道,只是做不到。」

有些人得一次教訓學一乖,可我沉默成本太大,控制不了自己痛苦的思緒。

 

我找了徵信社諮詢感情挽回,我想再賭最後一次。

-

某天,郵箱中有一封沒有註名的信,是她們熱戀的照片,沒有寄件者。徵信社的業務告訴我,如果不是有人看不慣她們,那這就是一封來自第三者的黑函。

 

經過徵信社的調查,我才知道,原來她出軌的對象是她公司主管,在她為了共建我們的未來而加班打拼的時候,卻不小心和她日久生情。

 

好諷刺,對我的愛意竟給了她移情別戀的機會。

 

『然後呢?調查別人做什麼?』

『都已經分手了,也說好當朋友了,妳為難人家做什麼?』

『這樣傷害別人,對妳有好處嗎?』

她沒聽我解釋,我甚至來不及表達委屈。

 

可笑吧。人生有時候是這樣,當妳越卑微,對方就會越過分。妳自我犧牲式的奉獻,在對方眼裡都是多餘的麻煩。她跟我冷戰了幾天,傳了封訊息來道歉,說那天情緒比較差。

 

最痛苦的是,對方明明不愛妳了,卻還對妳存有一絲溫柔。哪怕再少再稀微,都會讓妳瞬間淪陷。

 

業務跟我說,不然做感情破壞吧。先讓對方分手了再去挽回,經過考驗才能看清楚誰在身邊不離不棄。我是恨小三的,不是她一人的錯,但我就是恨她所有一切,更恨她用那一切,奪走了本屬於我的幸福。我的副駕給了她坐,那些溫柔的時光都換了人感受。我只希望女友回來,希望我們還能重新來過。

-

腦海中想像了無數劇情,偶爾半夜還會夢見她傳來訊息。可一但強迫自己清醒,才發現只是一場夢,便逼著自己睡下去,想要這場夢延續。直到那天下班後,我真的收到她訊息。是各種憤怒和指責、各種不解和謾罵。

 

她的車子被人潑了漆。

 

我急Call業務,這並不是我們談好的項目。可是顯然,業務對此事也一頭霧水,他們的感情破壞規劃並不是這種沒實質效益的事。

 

打給她想解釋,不過當她一接起電話,就是一陣暴跳如雷,請我放過她。

「不是我,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」

『我還不懂妳嗎?像妳這種人自私公主病,不要搞這種小動作好不好?』

 

我突然想起了剛在一起的時候,我曾問過她為什麼喜歡我。她說她喜歡我這種善良卻又帶點小傲嬌的性格,覺得很可愛。身上的味道和擁抱的溫度都還在腦海裡徘徊,可她並不像我愛她那樣愛我,這是結果。

 

最後徵信社業務告訴我,這種感情狀態無論破壞或挽回都不建議我再做。我想了想,同意他的建議。那天我哭著睡去,醒來後枕頭都還留有淚痕。然後照常上班、照常下班、照常和他人談笑。我終於明白,這些都是人生的常態。

 

有時我仍會想,當初那些合拍的頻率和極致的默契都是真的嗎?為什麼我們走過一段,卻無法走過此生,她的早安晚安終究是給了另一個人。

-

「看來以後不能一起去旅行了。」

「我也會再找到自己的旅伴吧。」

「我們的夢想和誓言,會由她們帶我們去實現嗎?」

 

刪了她所有的連絡方式,不再給自己回頭的機會。

 

我幻想過落日西陲,我們並肩而行。

有時幸福不過就是在炎熱的下午吹著電扇幫彼此擦汗;

在寒冷的夜晚裹著被子相互依偎。

 

如果牽起手就能到老,該有多好。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