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
戀愛這件事本身,無論異性戀、同性戀都一樣,

「愛你的人根本不用你騙她,她就能自己騙自己」。

她不明白,為什麼前女友丟下一句已經和別人結婚,就跟她分手。

結婚這件事一定是騙她的,或許她有難言之隱,她想挽回她。

-

本篇故事是由公司業務向我報告,因此以下內容皆由業務視角陳述

-

故事分享

半夜公司的官方LINE又響起,我和其他同事都看了看也見怪不怪。小黑又發酒瘋了,傳了一堆訊息又罵又拜託的,想委託我們調查她女朋友,幫忙挽回。

 

小黑是一個T,個子不高,總是穿著簡單的T-Shirt和五分短褲、到小腿肚的中長襪配球鞋,即使年近四十了,仍有一股小男孩的氣息。幾個月前,在一起幾年的女友花花跟她提了分手,理由竟是自己已經和別人結婚了。

 

可既然如此就表示花花早就劈腿了,而她卻毫無所覺,怎麼可能?她不相信。

 

戀愛這件事本身,無論異性戀、同性戀都一樣,「愛你的人根本不用你騙她,她就能自己騙自己」,或許早就有跡象,只是小黑一直以來都把自己哄得好好的,所以若要說毫無所覺,可能說不肯面對比較貼切。在每個被冷待的清晨、被爽約的晚餐,所有聚少離多的日子,小黑都告訴自己「她最近剛好在忙」。

-

我第一次見到小黑的時候,她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了。仔細想想,男人跟女人在面對失戀時,對外的表現幾乎不一樣,這句話並非刻板印象,而是社會框架下衍生出來的現象。不過,她也沒到哭哭啼啼,大概像是失去了一半的魂魄那樣。

 

「我想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?我還是覺得她在騙我,她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!」真的很憔悴。我看著她有氣無力地說著,覺得有點可憐。現實不是連續劇,通常分開不會是因為什麼難言之隱,只是不愛而已。但凡她愛妳,她就不會劈腿。

 

為了清楚花花究竟是什麼狀況,小黑委託我們進行行蹤調查。這沒有什麼難度,而他想知道的事情也很快就成為我們的訊息。花花是真的結婚了,我們透過一些辦法,得知了她的婚姻狀況,她已婚的身份被證實,結婚日期就是跟小黑分手前幾天。

-

在我們的調查期間,花花幾乎都和她老婆同進同出,儼然就是甜蜜的新婚夫妻,一起逛街採購、看電影約會,她是真的沒有騙小黑,她結婚了,而且正處於快樂的新婚蜜月期。跟小黑那邊的痛不欲生的情況截然不同,她相當滋潤飽滿。

 

原以為到這裡就已經差不多,我們的委託人是被分手的那方,而花花這邊則處於新婚燕爾。既是已婚女性就沒有挽回的必要,但當小黑看見我們拍到的照片時,反應卻出乎我們意料。

 

「不可能,是不是你們搞錯了?」花花結婚的對象是他都沒聽過的人,但照片上跟她併肩的這個人,小黑卻是絕對認識的。

-

我一直覺得很多T都會跟辣妹或是網美在一起,但花花不太屬於那行列。外貌來說不醜,可也不會讓人驚艷,就是一般小清新。她身材有點微肉(以女生對自己的嚴苛標準而言),穿著打扮也很休閒,不過整個人看起來倒是很有活力,她有一雙會笑的眼睛,笑起來還帶水光,別有一番渲染力。

 

至於照片上那位,則是她們的共同朋友。

 

說是共同朋友,又有點言過其實。花花介紹她們認識過,也數次一起聚餐出遊過。為什麼會是她?什麼時候開始的?從頭到尾只有她不知道這件事嗎?小黑腦海中徘徊著這些疑問,最後選擇轉化成對我們的不信任。逃避現實這個習慣,似乎真的很難改。

 

小黑仍舊堅持要繼續調查,並且想要進行感情挽回。儘管我好說歹說,她一點也聽不進去,執意要我們繼續跟著她前女友以證實我們的調查結果不假。為了讓她徹底死心,我答應就再跟一個月,她才稍微妥協。

 

小黑雖然固執,卻散發一種憨傻氣質,讓人放心不下。這一個月基本上就是繼續蒐集她們感情穩定的照片,我私心希望能用這一個月告訴委託人「就算了,或許哪天緣分到了還是能重修舊好」,而到了那時妳身邊還不一定需要她。

-

這是奇幻的一個月,應該說這個月的調查讓我嘆為觀止。

 

雖說本意是為了讓委託人死心,但某天,花花身邊竟莫名其妙出現了新的T。那人跟她一起上健身房、一起共進晚餐、在人煙稀少的公園裡牽手漫步,最後花花會再回到跟她老婆共住的家。難道她們迅速離婚了?可也沒有,她們還是三不五時會出門約會、共享日常,而新的那人都是撿剩下的時間。我實在有點矇。

 

同樣的劇情再來一遍,三人行的腳本換人來演。而小黑的最大敗筆是沒有結婚,花花在無婚姻狀態下劈腿,現在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外遇了。只是這並不關我們的事,畢竟我們的委託人是小黑,不是她前女友的老婆。

 

花花是個慣犯,她這名字取的不錯,像個花蝴蝶般穿梭於花叢。她有一雙會笑的澄澈眼睛,卻也有最深沉的心機。劈腿這種事有一就有二,我不知道她第一次劈腿是什麼時候,但顯然她是個享受新鮮快感、食髓知味的女人。接下來,誰會上位還不知道,但估計小黑很難再享有「另一半」這種地位,即使花花再出現。

 

第二個月的調查結束後,任憑小黑怎麼說,我都不再接這個案。就算她心甘情願,但沒有挽回的必要,就不需要讓她花這個錢。一段感情值不值得都是由各人心中去判斷,也許有人就是喜歡虛擲時光去等待他人回心轉意,被浪費也無悔,我相信小黑就是這樣的人。

-

「你們根本沒有調查清楚,她不是那樣的人!」

「我好想她,她一定是有什麼苦衷。」

「她真的是那種婊子嗎?你們是不是故意想拆散我們?」

訊息聲不斷響起,喝醉的小黑又在胡鬧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

或許喜歡逃避現實的她,就是習慣藉由其它人事物來發洩自己在遭受的挫折。她不願走出那段感情,沉浸在傷口中,我不懂她的執著卻也無可奈何。

 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