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們可以對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,

我卻再也沒辦法繼續忍氣吞聲。

可是我只有變成別人,才能為自己說話。

我是金智英,1982年生。

------

小說以金智英的記憶為敘述主軸,偶爾引用了統計資料、文獻報導來支持那些記憶,意圖將她的人生刻畫得更為寫實、普遍,就是在這樣平凡有如紀錄片的人生中,蘊藏著令人心驚的現實批判。電影從她的丈夫發現她的不對勁,慢慢地講述了她成長的一生所經歷的、面對的、遭遇的各種事蹟,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其實從不平等。女性在社會上所承受的種種不公平與偏見,她所感受到的混亂、挫折、無助與驚嚇等等一一揭開,到底身為女人的她們,做為一位女兒、妻子、母親時到底犧牲了什麼、奉獻了什麼?

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,許多時候的不公平與不平等其實都早已深入我們的生活與觀念,根深蒂固,所以才會導致了當他人遭遇時所產生的混亂、糾結與困惑,想發出求救卻發現自己是無助的,只能閉上我的嘴巴承受嗎?只能忍住淚水撐下去嗎?或是……說出來改變它?

-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本書在今年被翻拍成電影,然而至今在韓國的惡評依舊不斷,阿宅實在很不明白為什麼韓國可以厭女厭成這樣?看過這個故事之後,相信有很多女人們都心有戚戚,這完全就是他們生活的寫照,有的人不只要照顧小孩,還要工作,真實處境可能遠比這個還要辛苦許多,說到底,是不是某些男人有點太過自大了,將女人視為一種可以任他們擺佈的東西?同時應該也有許多人是因為從小被家庭環境、傳統習俗影響而認為這才是正軌,反而對反抗的人嗤之以鼻,別說韓國,台灣也還是有非常多的陋習存在。

大男人主義這個詞早已不是新鮮詞語,以往我們都會第一時間想到日本的丈夫與家庭主婦,其實韓國、台灣等亞洲地區在以前(或是現在)的年代也是屢見不鮮,甚至是習以為常,而通過這本書我才知道原來有一個名詞叫做「媽蟲」,指的是靠老公工作的薪水,全職帶小孩的年輕媽媽,更被認為是老公的吸血蟲。

飾演這部片的男主角孔劉第一次得知這個詞語的時候是非常驚訝的,阿宅也是震驚非常。或許、真的有人仗著老公賺錢就每天打扮自己去吃香喝辣,但!當一個詞語,尤其「貶義」的詞語這樣誕生時就會有許多無辜的人莫名的被貼上標籤,而當這個詞語流行起來,就會淺移默化的形成一種刻板印像,導致這樣不公正的現象與偏見持續存在,惡性循環。

我其實很不喜歡日本跟韓國發明詞語去貼標籤的舉動,就拿阿宅舉例吧,「宅」這個字起源於日文中的「御宅」(おたく,Otaku)原本是尊稱對方或者對方宅邸的敬語(您、貴府),早期常被ACG愛好者引以互稱,如今被視作為整天待在家裡(或宿舍)、生活圈內只有自己、不擅與人相處的人的形容詞,原本指「熱衷且博精於某種流行文化事物的一群人」的意涵經過時間曲解,成為了貶義詞,試想就知,光是原本好意涵的詞語經過曲解與變化都變成了貶義詞,更何況一開始就帶有偏見的詞語呢?

-

很多人以為現在兩性已經足夠平等,甚至有些男性高呼著如今是「女權自助餐」的時代,但其實說來好笑,男權自助餐館從來沒有打烊過一天喔,只是因為一切都太過習慣,當發現別人也開始同樣擁有這項權利時引發了不平衡,殊不知這其實是個過渡期,很多事情都必須要經過瞬間的爆發成長,之後逐漸平緩成為自然,每個人都會有不適應的時候,但是理解、包容、尊重是非常重要的,男女之間生來就有生理上的差異,原本是作為互補互助存在的彼此不應該要彼此仇恨,當其中一方發出需要幫助的聲音時,我們應該要善用彼此的不同去認真看待並改善,而不是只會一昧的仇視與排擠,導致一切越來越糟。

 

1982年的金智英,到了2002年發現社會依舊維持著不平等。

過了10年,經歷過2012年的我們是否有覺得改善了嗎?

應該是沒有的吧,否則2016年出版的這本書就不會引起如此大的迴響與共鳴了。

那麼,再下一個10年又會是怎樣的光景呢?

2020年在即,世界各地女權運動依舊平凡,艾瑪華森說過:「女權從來就不只爭取女權,而是兩性都能自由!」

很多人因為認為改變會導致權力被剝奪、或是生活會被影響,所以排斥著他不認同的一切固執己見,然而一直蝸居在同溫層的人,總有一天一定會被社會、被世界的巨變所衝擊,而無法生存的……

老話一句,尊重包容地看待世界,懷揣著同理心去接納不同的人,世界肯定會走向正向的發展的。
 

    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