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聊齋中有個很特別且可愛的章節《青蛙神》,以前讀的時候只覺得這章節十分可愛,今晚睡不著再讀卻感觸良多,若能早早體悟到這篇中的深意,或許可以避免掉很多遺憾,於是節錄出來與眾位好友分享.

 南方長江、漢水一帶,民間信奉青蛙神最虔誠。蛙神祠中的青蛙不知有幾千幾百萬,其中有像蒸籠那樣大的。有人如觸犯了神,家裏就會出現奇異的徵兆:青蛙在桌子、床上爬來槌去,甚至爬到滑溜溜的墻壁上而不掉下來,種種不一。一旦出現這種徵兆,就預示著這家要有凶事。人們便會十分恐懼,趕忙宰殺牲畜,到神祠裏禱告,神一喜就沒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湖北有個叫薛昆生的,自幼聰明,容貌俊美。六七歲時,有個穿青衣的老太太來到他家,自稱是青蛙神的使者,來傳達蛙神的旨意:願意把女兒下嫁給昆生。薛昆生的父親為人樸實厚道,心裏很不樂意,便推辭說兒子還太小。但是,雖然拒絕了蛙神的許親,卻也沒敢立即給兒子提別的親事。又過了幾年,昆生漸漸長大了,薛翁便與姜家訂了親。蛙神告訴姜家說:“薛昆生是我的女婿,你們怎敢染指!”姜家害怕,忙退回了薛家的彩禮。薛翁非常擔憂,備下祭品,到蛙神祠中祈禱,自己說實在不敢和神靈做親家。剛禱告完,就見酒菜中浮出一層巨蛆,在杯盤裏蠢蠢蠕動著。薛翁忙倒掉酒肴,謝罪後返回家中,內心更加恐懼,只好聽之任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天,昆生外出,路上迎面來了一個使者,向他宣讀神旨,苦苦邀請他去一趟。昆生迫不得已,只得跟那使者前去。進入一座紅漆大門,只見樓閣華美。有個老翁坐在堂屋裏,像有七八十歲的樣子。昆生拜伏在地,老翁命扶他起來,在桌旁賜座坐下。一會兒,奴婢、婆子都跑了來看昆生,亂紛紛地擠滿了堂屋兩側。老翁對她們說:“進去說一聲薛郎來了!”幾個奴婢忙奔了去。不長時間,便見一個老太太領著個少女出來,約十六七歲,艷麗無比。老翁指著少女對昆生說:“這是我女兒十娘。我覺得她和你可稱得上是很美滿的一對,你父親卻因她不是同類而拒絕。這是你的百年大事,你父母只能做一半主,主要還是看你的意思。”昆生目不轉睛地盯著十娘,心裏非常喜愛,話也忘說了。老太太跟他說:“我本來就知道薛郎很願意。你暫且先回去,我隨後就把十娘送去。”昆生答應說:“好吧。”告辭出來,急忙跑回家,告訴了父親。薛翁倉猝間想不出別的辦法,便教給兒子話,讓兒子快回去謝絕。昆生不願意,父子正在爭執時,送親的車輛已到了門口,成群的青衣丫鬟簇擁著十娘走了進來。十娘走進堂屋拜見公婆。薛翁夫婦見十娘十分漂亮,不覺都喜歡上了她。當晚,昆生、十娘便成了親,小夫妻恩恩愛愛,感情密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從此後,神女的父母時常降臨昆生家。看他們的衣著,只要穿的是紅色衣服,就預示薛家將有喜事;穿白色衣服,薛家就會發財,非常靈驗。因此,薛家日漸興旺起來。只是自與神女結婚後,家裏門口、堂屋、籬笆、廁所,到處都是青蛙。家裏的人沒一個敢罵或用腳踏的。昆生年輕任性,高興的時候對青蛙還有所愛惜,發怒時則隨意踐踏,毫無顧忌。十娘雖然謙謹溫順,但生性好怒,很不滿意昆生的這些所作所為,昆生仍不看在十娘的份上有所收斂。一次十娘忍耐不住,罵了他兩句,昆生發怒,說:“你仗著你爹娘能禍害人嗎?大丈夫豈能怕青蛙!”十娘最忌諱說“蛙”字,聽了昆生的話,非常氣憤,說:“自從我進了你家的家門,使你們地裏多產糧食,買賣多掙銀子,也不少了。現在老老少少都吃得飽穿得暖,就要貓頭鷹長翅膀,要吃母親的眼睛嗎!”昆生愈怒,罵道:“我正厭惡你帶來的這些東西太骯髒,不好意思傳給子孫!我們不如早點分手!”將十娘趕了出去。昆生的父母聽說後,急忙跑來,十娘已走了。便斥罵昆生,讓他快去追回十娘。昆生正在氣頭上,堅決不去。到了夜晚,昆生和母親突然生病,煩悶悶地不想吃飯。薛翁害怕,到神祠中負荊請罪,言詞懇切。過了三天,母子的病便好了。十娘也自已回來了。從此夫妻和好,跟以前一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十娘不好操持女紅,天天盛粧端坐,昆生的衣服鞋帽,全都推給婆母做。一天,昆生母親生氣地說:“兒子已娶了媳婦,還來累他媽!人家都是媳婦伺候婆婆,咱家卻是婆婆伺候媳婦!”這話正好讓十娘聽見了,便賭氣走進堂屋。質問婆母:“媳婦早上伺候您吃飯,晚上伺候您睡覺,還有哪些侍奉婆婆的事沒做到?所缺的,是不能省下雇傭人的錢,自己找苦受罷了!”母親啞然無言,既慚愧又傷心,禁不住哭了起來。昆生進來,見母親臉上有淚痕,問知緣故,憤怒地去責罵十娘,十娘也毫不相讓地爭辯。昆生怒不可遏,說:“娶了妻子不能伺候母親高興,不如沒有!拚上觸怒那老青蛙,也不過遭橫禍一死罷了!”又趕十娘走。十娘也動了怒,出門徑自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薛家便遭了火災,燒了好幾間屋子,桌子床榻,全成灰燼。昆生大怒,跑到神祠斥責說:“養的女兒不侍奉公婆,一點家教都沒有,還一味護短!神靈都是最公正的,有教人怕老婆的嗎?況且,吵架打罵,都是我一人幹的,跟父母有什麼關係!刀砍斧剁,我一人承擔,如不然,我也燒了你的老窩,作為報答!”說完,搬來柴禾堆到大殿下,就要點火。村裏的人忙都跑來哀求他,昆生才憤憤地回了家。父母聽說後,大驚失色。到了夜晚,蛙神給鄰村裏的人托夢,讓他們為女婿家重蓋房子。天明後,鄰村的人拉來木材,找來工匠,一起為昆生造屋,昆生一家怎麼也推辭不了。每天有數百人絡繹不絕地前來幫忙,不幾天,全家房屋便煥然一新,連床榻、帷帳等器具都給準備下了。剛整理完畢,十娘也回來了。到堂屋裏給婆母賠不是,言辭十分溫順。轉身又朝昆生陪了個笑臉,於是全家化怨為喜。此後,十娘更加和氣,連續兩年沒再鬧彆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十娘生性最厭惡蛇。一次,昆生開玩笑般地把一條小蛇裝到一隻木匣裏,騙十娘打開看看。十娘打開一看,嚇得臉上失色,斥罵昆生。昆生也轉笑為怒,惡語相加。十娘說:“這次用不著你趕我了!從此後我們一刀兩斷!”徑直出門走了。薛翁大為恐懼,將昆生怒打一頓,到神祠裏請罪。幸而這次沒什麼災禍,十娘也寂然沒有音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年多,昆生想念十娘,很是後悔。偷偷跑到神祠裏哀懇她回來,還是沒有回音。不長時間,聽說蛙神又將十娘改嫁給了袁家,昆生大失所望,便也向別的人家提親。但連相看了好幾家,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十娘的,於是更加想念她。去袁家看了看,見房屋一新,就等著十娘來了。昆生越發悔恨不已,不吃不喝,生起病來。父母憂慮著急,不知怎麼辦才好。昆生正在昏迷中,聽有人撫摸著自己說:“大丈夫常要和我決裂,怎麼又作出這種樣子!”睜眼一看,竟是十娘!昆生大喜,一躍而起,說:“你怎麼來了?”十娘說:“要按你以前對待我的那樣,我就應該聽從父命,改嫁他人。本來很早就接受了袁家的彩禮,但我千思萬想不忍心舍下你。婚期就在今晚,父親沒臉跟袁家反悔,我只好自己拿著彩禮退給了袁家。剛才從家裏來,父親送我說:‘癡丫頭!不聽我的話,今後再受薛家欺淩虐待,死了也別回來了!’”昆生感激她的情義,不禁痛哭流涕。家裏人都高興萬分,趕緊跑了去告訴薛翁。婆母聽說後,等不及十娘去拜見她,忙跑到兒子屋裏,拉著十娘的手哭泣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從此後,昆生變得老成起來,再也不惡作劇了。夫妻二人感情更加深厚。一天,十娘對昆生說:“我過去因為你太輕薄,擔心我們未必能白頭到老,所以不敢生下個後代留在人世。現在可以了,我馬上要生兒子了!”不長時間,十娘父母穿著紅袍降臨薛家。第二天,十娘臨產,一胎生下兩個兒子。此後便跟蛙神家來往不斷。居民有時觸犯了蛙神,總是先求昆生;再讓婦女們穿著盛裝進入臥室,朝拜十娘。只要十娘一笑,災禍就化解了。薛家的後裔非常多,人們給起名叫“薛蛙子家”。附近的人不敢叫,遠方的人才這樣稱呼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終有一日,你我身邊的好友都會有自己的家庭,很難再如沒家庭時般常相聚,而會伴你到老的,就是你身邊的妻子或是丈夫,青蛙神這篇很明顯要告訴世人,夫妻相處之道不外乎【珍惜彼此與互敬互諒】, 雖然是簡單八個字,但當有時我們在氣頭上甚至失去理性時,往往就會忘記與忽略,夜深了腦袋不清醒,恐怕辭不達意,就請各位好友當故事看看想想吧:D
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阿宅-重情重義的斯文流氓

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