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夜輾轉難眠,

想起之前在聊天室中和他交談的有趣內容,

精神好了起來,帶著有些期待大於興奮的心情,

又再度上網和整個世界連接起來;

深夜睡不著的我,只想能夠和他熱切的聊上一段。

 

 

進了婚外情聊天室後,

在我喝下不知道是第幾杯黑咖啡後,

千呼萬喚下,終於讓我盼到了他上線。

聊天的開頭,我習慣性的用彼此才知道的問候語打招呼,

來辨別是不是他老婆突擊上網抓姦。

 

小心駛得萬年船,此話一點也不為過。

有一次我們才閒聊沒多久,剛開了視訊,

就被無情的卡掉,因為他的太座,

突然出現在他身後。經過那次經驗後,

我們更加小心,

更想保住彼此在無趣的生活中那維持不易的偷情。

 

因為彼此居住環境相近,

沒有太多可以拖泥帶水的時間。

每次進了摩鐵,兩人迅速查看是否有針孔,

便各自脫下外衣,像一對黏答答的水蛭,

擁抱著進了浴室。他在我身後,呵著氣,

伴隨著愛情咒語,說著我愛妳。

 

四隻大手在沒開燈的浴室裡探索了起來,

他游移在我敏感地帶,我則挑逗著他情不自禁的堅挺,

渴求著要他儘速滿足我。

 

有時在摩鐵QK,用不到3小時,

我們就完事離開。

他驅車佯裝若無其事的送我回家;

而我進了自己房間,坐在梳妝台前,

習慣回味著剛才在摩鐵的情景:

曾暖過的床、激情後散落一地的床單、

無緣睡到的枕頭和深情相擁過的他。

 

收了金錢賤賣自己

 

不過這一切的短暫的愛,

被世俗眼中最愛也最恨的鈔票,給狠狠打了折扣。

我想為自己的愛情喊價,隨口和他要了些錢,

當看清楚人性時,可以用金錢低估愛情,

和高估自己愛人的能力。

 

他是名公職人員,人人稱羨的鐵飯碗。

有時他會高傲的問我,

如果他沒有這份穩定的工作,我是否還會愛他?

我靜默不語,

只覺得這還沒有被戳破的冒險,有著繼續存在的必要。

 

到底這是場婚外情遊戲?

還是用金錢試探人心的測試?

我想說的是,兩害相權取其輕,

兩利相衡取其重。

 

也許當他為了我而離婚時,

我們之間那種偷情的火花,會變成一堆灰燼,

然後他再去找另一個我,周而復始的不停輪迴著。

 

作繭自縛全是自己,夢想著用男人來成就自己的未來,

全不自覺的在感情的路上又當了一次的烈女,

總是在夜深人靜裡,跌的無聲,摔的響亮。

留在心中的疤,又不能去摳它,

會留下層層的疤,把它劃破,又被自己眼淚填上更深刻的傷。

 

這晚,他傳了簡訊要我陪他。

收拾起算計愛情的心態,又開始為他打扮。

目前的我,只想用情慾發洩這不能公開也不能打亂的步伐,

繼續往前。也繼續在我下車前,

照例和他要了些錢。

, , ,

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