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純斌

在飛機上,

我握著吳松勳爺爺交給我的一張小小的照片,

內心激動不已,幾乎眼淚就要掉下來,

小小的一張照片,卻是如此的滾燙,

上面纏繞著多少思念與多少眼淚,穿梭了60年的時空,如今就在我的手中...

民國30年,他,還是個英俊挺拔的少年,滿腔熱血,

她,是他的青梅竹馬,在家鄉中是個人人口中的美人兒,

兩人在父母同意之下成婚,有如天造地設般的他們,

那或許是他們生命中最浪漫的一段日子,

兩年後,他們有了個寶寶,是個男孩兒,紹湧...

時局混亂,民不聊生,

他感受的到胸口的熱血要他為國家盡一份心力...

她反對,他堅持,

她阻止不了他的反對,他於是從軍...

本以為可以迅速平定的戰亂,

沒想到有如癌細胞般不斷的擴散,

任誰都看的出,大陸保不住了...

他把她以及二弟跟弟婦安置到了泰國。

他告訴她,請等著他,

他告訴她,一切都是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,

一切都是為了中華民國,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大義,

於是...他捨小愛就大義,請她忍耐....

她質問他,孩子還那麼小,

你如果不再回來,我們母子要怎麼辦,

她質問他,為什麼別人妻子可以跟丈夫快快樂樂生活,

自己卻甚至不知道是否能在見到你,

她質問他,國家真的比她重要嗎...

他抱著她,內心悲痛不已,

但是他耳中回響的是同胞們的哀嚎聲;

但他眼中所見的是殘破的青天白日滿地紅;

他觸碰到的是同袍淌下的血液....

於是,他 咬著牙,

揮別最愛的妻子以及才剛會叫爸爸的孩子,

隨著國軍、隨著青天白日滿地紅,來到了台灣...

而她和兒子,則留在泰國...

他沒有時間悲痛,

隨著四川、雲南、舟山群島的淪陷,

國家在風雨飄搖中...他以優異的能力加入了情報局...

她和兒子相依為命,

日夜期盼他的消息,

但他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般,無消無息...

孤身一人的她,身邊不乏追求者...

即使身邊有著一個小孩子...

一個被外人稱之為拖油瓶的孩子...紹湧,

紹湧很聽話懂事,

小小年紀的他,從來不會去要求什麼玩具,

但是體弱多病的紹湧,對母親來說,是個很沉重的負擔,

跟她一起到泰國的,還有他的二弟,吳松勛,

他們沒有泰國身分證,領著泰國的難民證,

在泰國努力艱難的生活著...而生活困難的他們,也換了好幾次住址...

而他,

在憑著優異的能力以及反應,在情報局中備受重視,

此時他結交了一個湖南的同袍好友,張啟政,

兩人一拍即合,常常夜裡,湊一下錢,

弄幾瓶高梁,幾串臘肉,在酒酣耳熱之際,

暢談理想以及對國家的報負...

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,

他幾次託人帶錢以及信去泰國,

但都杳無音訊...他明白,他跟她已經失去了聯繫了...

而她白天期盼著他的消息,

夜裡偷偷的哭泣,此時有位曼谷的富商,

對她很是殷勤,噓寒問暖,體貼的無微不至...

那位富商強烈的追求、深切的愛意,

令她快樂、痛苦、掙扎、煎熬...而這一切,

她的兒子,紹湧,都看在眼裡...

台灣慢慢繁榮了起來,但國際形勢一樣險峻,

當時越戰爆發,此時情報局受命進行一項極機密的任務,

他要張啟政推薦他去進行這項任務,

他和張都知道,這是個有去無回的任務...

他告訴張...若他不幸為國犧牲,

請一定要找到他的妻兒,

把他們當自己妻兒依樣好好照顧...

張啟政含著熱淚允諾了他好兄弟最後的請求...

她,當那個泰國富商告訴她,可以接受她的孩子,

要當她孩子的父親時,

她再也想不到拒絕的理由,答應了...

當天晚上,吳松勛拿來一張這幾年來難得收到的信,

信裡面空無一物,只有一張她朝思暮想的人的照片...

她崩潰了,這封信,太簡單、也來的太遲了...

隔天,她帶著孩子去曼谷嫁給那富商了...

而他也接下任務,抱著必死的決心前往了大陸...

兩年後,張啟政,在台灣輾轉得知了他被槍斃的消息,

消息中,他改變了整個歷史,在大陸東奔西走,

但最後不幸被捕...共軍本希望能從他口中得知台灣的情報,

但他抵死不從,最後從容赴義...

而她,在曼谷,兩年後那富商態度很快的轉變,

開始嫌著她體弱多病的兒子,最後她兒子,

年紀輕輕的紹湧,應是不忍母親這樣受煎熬吧...

也或許是...於是,紹湧自殺了...

張啟政,心中記掛著他---兄弟臨走前托付給他的事情,

多方尋找他的妻兒以及弟弟,但談何容易??

再這個大時代,只憑著三張相片,三個名字,

跟一個已經遷移而且不完整的地址...

張啟政不敢結婚,就是為了能照顧他的妻兒...

就這樣...半世紀...他的名字已經進入了台北的忠烈祠...而...

我,謝智博,在半世紀後,

接受了張啟政爺爺的委託,這個不可能的任務,

前往泰國找尋他們的下落,

當我慢慢抽絲剝繭的找出了當年事情的真相,

以及最後尋找到了他的弟弟,吳松勛爺爺時,

我透過雙方慢慢理出了整個故事...

當吳松勛拿出在相簿中...

那個他最後寄來的那張小小的照片,交再我手上時,

我顫抖不已,好沉重...半世紀的思念,

就這樣交託在我手中...可惜的是,他妻兒都已過世...

我踏著緩慢的步伐,走到張爺爺的家中,

告訴他,他好兄弟的妻兒都已經過世,只剩他的弟弟健在...

張爺爺面無表情,沉默了許久...

眼睛直盯著那張他好兄弟的照片,那張睽違已久的臉龐...

數天後,張爺爺告訴我他對我的感謝,

他說,雖然結局並不圓滿,

但能找到他的弟弟,並知道他妻兒最後的結局,

張爺爺已經很滿足,想要從這人生的舞台上退休了...

張爺爺還說...要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...

我想著這半年的找尋,想著這半年發生的所有事情,

想著張爺爺的托付,想著張爺爺為了好兄弟的允諾,

至今沒有妻兒,想著他為國家的不顧一切,

想著她的漫長等待,想著那張照片....

我眼淚無法抑制的流下...

揮別了張爺爺的家中,

我開著車...我想,如果,

沒有戰爭、沒有爭端、那麼...

後記:

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朝來寒雨,晚來風,相留醉,胭脂淚,幾時重,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...

但願...不要再有戰爭...也希望,張爺爺身體安康...我,謝智博,會繼續在我的人生舞台中,努力...

並且在我能力範圍內,幫助需要幫助的人...

也希望立達徵信社,能繼續成為徵信界中的一盞明燈,改善現今徵信業的風氣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謝智博 2008.5.26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徵信社阿宅-重情重義的斯文流氓

徵信社阿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